业务领域  
 故意杀人罪
 故意伤害罪
 强奸罪
 绑架罪
 抢劫罪
 盗窃罪
 诈骗罪
 交通肇事罪
 经济犯罪
 毒品犯罪
 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享】买卖合同尚未履行完结,买受人请求确认其为房屋所有权人的,不属于物权确认争议
编辑:网站管理员   时间:2019/8/1

案情:

2010年3月,陈某与张某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购买张某名下房屋,张某取得房款后将房屋交付给陈某,陈某将房屋出租给了谢某。谢某用于存放物品并未居住,前述房屋一直未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后来张某负债,债权人刘某将其诉至法院,案件终审后,张某负债偿还刘某本息共计37万元。后来案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法院查封了张某名下的前述房产,陈某提出了执行异议,被驳回,遂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请求确认其为案涉房屋所有权人,并解除对该房屋的查封措施。

判决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房产并未过户至陈某名下。依据《物权法》第九条的规定,陈请求确认其为房屋所有权人没有法律依据,又因陈在人民法院采取查封措施之前,对该房产没有实际占有,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冻结,扣押财产的规定》第17条规定的实际占有的条件,故其请求解除查封措施,没有法律依据,因此,一审法院驳回了陈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房产虽然登记在张的名下,物权变动尚未完成,陈要求确认其为所有权人理据不足,陈受领张某交付后,虽未自己直接占有,但其通过设定租赁的方式已经实现对房产的间接占有。故应认定已符合了《查冻扣规定》第十七条所称的实际占有的情形,依据该规定,应当解除执行法院对于案涉房产采取的查封措施。据此,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判决解除对房屋的查封措施,驳回了陈某确认其为所有权人的诉讼请求。

主要观点的理由:

当事人系通过签订买卖合同的方式,意欲转让房屋之所有权,陈取得房屋所有权是买卖合同依法履行的结果,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争议不符合物权确认争议的构成要件,本案诉讼在性质上不属于确认之诉,人民法院不能判决,确认陈某享有房屋所有权。物权确认之诉中,需存在物权争议,《物权法》第33条规定,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物权确认是指在物权的归属和内容不明或者发生争议的时候,利害关系人请求有权机关对争议内容予以明确,从而解决物权争议的行为。由此,物权确认目前的逻辑前提是存在物权争议,具体到本案即为物权的归属存在争议,但就法律层面而言,案涉房产之所有权并非不明或者有争议。首先,在当事人针对标的物物权转移达成合意时,该权利归属于张是明确的,否则,陈通过签订买卖合同,受让房屋所有权的合理性,也就不存在了。其次,在履行阶段结束之前,标的物物权归属于张也是明确的。双方之间之所以产生争议,并非因目前归属不明或者有争议所致,而是由于买受人张未按约变更买卖标的物之所有权,由此陈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对争议房屋享有所有权而产生的本案争议,即并非《物权法》第33条所称的物权归属争议,既然不存在物权归属争议,陈通过确认之诉,寻求救济属于选路径选择错误。

摘自《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61辑(2015.1)

公号新的新的.jpg


[打印]  [关闭
 
中国刑事犯罪辩护网 版权所有 北京博刚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12号华声国际大厦22层
专家律师:冯继刚律师  电话:13341030903,13718087016  邮箱:fengjiganglawyer@163.com
Copyright © 2012-2019 xingbian58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949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