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领域  
 故意杀人罪
 故意伤害罪
 强奸罪
 绑架罪
 抢劫罪
 盗窃罪
 诈骗罪
 交通肇事罪
 经济犯罪
 毒品犯罪
 您的位置:首页 -  
寻衅滋事,情节轻微,免除刑罚
编辑:网站管理员   时间:2019/9/27

案情简介:

  焦某、张某、羸某、相某、马某、帅某一起吃饭时与邻桌四人发生口角,进而发生殴斗,邻桌三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童某鼻梁骨骨折,经法医鉴定为轻伤。公安部门认定焦某、张某、羸某、相某、帅某构成犯罪,将焦某和羸某依法拘留并逮捕,其他四人负案在逃。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该案于2011年9月16日在河北省大城县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因为被告人焦某犯罪时不满18周岁,法庭进行了不公开审审理。本人受焦某父亲的委托,担任焦某的辩护人依法出庭为其辩护。本案是一起共同犯罪案件,打架的双方互不认识,所以按寻衅滋事罪确定罪名还是正确的。难点在于如何从众多的嫌疑人中找出对被告人罪轻的证据。本人通过会见被告人,阅卷研究,发现没有一份证人证言直接指认被告人直接实施了殴打他人的行为,而且被害人的供述里有隐约含有指认的痕迹,且有对被告人罪轻的信息。另一方面,本人收集了三份证据,在开庭时一一做了宣读,并提交法庭质证。应该说,这三份证据,对证明案件事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 用,有力的支持了辩方观点,进而为下一步的量刑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关于焦某涉嫌寻衅滋事案的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河北凌翔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焦某的父亲焦父的委托,指派本人担任被告人焦某涉嫌寻衅滋事一案的一审辩护人。在发表辩护意见前,作为辩护人,本人首先对被害人及其家属所遭受的伤害表示同情。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的规定,出庭前,本辩护人仔细阅读了公诉机关移送给人民法院的全部卷宗,会见了被告人焦某,又参加了今天的庭审调查。现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我们认为,被告人焦某构成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建议免除刑事处罚。

  一、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焦某构成寻衅滋事罪,对此罪名及定性,辩护人没有异议。

  二、被告人焦某犯罪情节显著轻微,构成从犯。

  根据公诉机关移送的案卷材料和今天的庭审调查,虽然能够确认被告人焦某参与了x年x月x日大城县开发区w大街的打架事件,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焦某直接对被害人童某实施了加害行为。对此,被告人羸某在公安机关提取的讯问笔录中是这样回答的:问:你们是怎么打得对方?答:我不知道,我喝多了。证人张某的证言为:当晚7时左右,我和我妻子、刘某还有童某在吃饭,我们旁边的桌子上有人打架,酒瓶子飞了过来差点砸着我妻子,我就站起来对他们说,别反了,这边有孕妇。随后他们有人过来要和我们喝酒,我们没喝,准备走,刚走到门口,出来一个17、8岁的女孩,手里拿着棍子骂骂咧咧的过来打了我脑袋和胳膊各一棍子,随后他们就打我,一个男的用棍子打我脑袋,童某、刘某过来拦架,他们一共五个男的,三个男的把童某按在地上打。问:对方有几个人,他们的体貌特征是什么?答:七个,五男两女,最开始打我的那个女的个子不高,长头发,胖乎乎的,别的我记不清楚了。证人李某的证言为:我们下楼后对方的人追了下来,其中对方人群中有个烫头的女的拉住张某,问他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我们说没什么意思,那个女的不干,就打我们,然后我看见对方三四个男的将童某打倒了,具体怎么打的没看清。证人刘某的证言为:我们出了门口那几个人就追了出来,追到我们后就有一个男的用棍子打了童某一下,把他打倒在地,又过来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一起用棍子打用脚踹。证人马某的证言为:在我们隔壁吃饭的一个男的让我们说话小声点,吵架的这两个男的就急了,我就跟吵架的这两个男的说,哥们,你坐下,我跟对方说去。然后过去跟他们说了几句好话,他们就下楼了。吵架的这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就追出去了,这个女的说,不行,今天非打他们不可,说完就将饭店门口的墩布把踹折了,拿着墩布把追打对方的人,我看见羸某他们和对方的几个人打起来了,怎么打的没看清。被害人童某的陈述为:问:你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答:鼻子和脑门的伤是“朝”打的,其他的伤是我倒地后他们对我拳打脚踢造成的。

  这几份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被害人陈述,没有一份证据直接指认是被告人焦某对被害人童某实施的加害行为。恰恰相反,被害人童某是因为鼻骨骨折而被鉴定为轻伤,而且被害人童某在陈述当中能够明确指出他的鼻子是“朝”打的。又根据2011年9月13日本辩护人在大城县看守所对被告人焦某所做的会见笔录,焦某明确指认是祥某、精某、召某三人动的手。由此,足以排除被告人焦某动手殴打被害人童某并致其鼻骨骨折的后果。

  因此,作为共同犯罪的参与人,被告人焦某只是卷入了这场年轻人因为年少气盛引发的滋事争斗,但在共同的犯罪行为中,没有策划倡议滋事行为,也没有实施殴打他人的具体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可以考虑按从犯处理。

  三、被告人焦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焦某1993年9月21日出生,犯罪行为发生时尚不满18周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条第三款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四、被告人焦某由于年少无知,监护人没有尽好监护责任,在学习年龄阶段过早的脱离学校的教育。而且,从被告人焦某自身的一贯表现来看,被告人以前从未被司法机关处理过,也没有其他违法犯罪记录,属于初犯,应当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这样,才能更有利于未成年被告人的改造。

  五、被告人焦某愿意承认错误,其家属愿意向受害人家属致歉并赔偿被害人损失。

  最后,无论是被告人的父母,还是被告人居住地的村委会都请求让这个涉世未深的被告人给予免除刑事处罚,并表示愿意对其加强监管,这体现了社会的温暖和爱心。辩护人相信,被告人在这种环境下接受的教育和改造肯定优越于监狱或看守所的教育改造。

  综上所述,请求法院给予被告人焦某构成寻衅滋事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免予刑事处罚的刑事判决。

  此致大城县人民法院

  辩护人:程民科

  2011年9月16日



[打印]  [关闭
 
中国刑事犯罪辩护网 版权所有 北京博刚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雅宝路12号华声国际大厦22层
专家律师:冯继刚律师  电话:13341030903,13718087016  邮箱:fengjiganglawyer@163.com
Copyright © 2012-2019 xingbian58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9494号-2